bg
                1. 電動車公社
                2. 2023年1月23日11時

                  賈老板回國,都是威馬的鍋?該“慌”的不止黃岡一個!

                  關注「電動車公社」

                  和我們一起重新思考汽車


                  大家新年快樂!我是電動車公社的社長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在這個一年一度舉國同慶的團圓時節里,有位漂泊七年的“海外游子”也懷揣著同樣“迫切”回國的真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來,讓我們大聲喊出他的名字——賈躍亭!



                  自2017年7月4日,賈老板登上去往美國飛機后,“下周回國”已經和“為夢想窒息”一樣,從互聯網有名的段子熬到過了氣兒。

                  賈老板還是沒回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然而,就在年關將近時,FF突然發了一條“渴望歸國”的微博,預熱味道十足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按照往年的操作,也沒幾個人認為賈老板能成功回國,沒成想,這次是真“打臉”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1月18日,FF迅速公布與黃岡市簽署戰略合作協議的消息,并擬定FF中國總部遷至黃岡市。雖然,加州洛杉磯的全球總部仍保留,但FF中國總部仍會獲得黃岡市政府從資金到政策所帶來的多方面支持。

                  而且協議早在2022年第三季度,就簽了!

                  現在才公布,顯然就是告訴在做的各位:“我,黃岡,接賈老板回家了!”



                  這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一時之間,還真讓人啞口無言。

                  賈老板的債務、FF內部的爭權奪利都解決了?黃岡又是為什么要當這股全網都存疑的“接盤俠”?

                  FF的登場,到底是好飯不怕晚,還是又一場割有錢人韭菜的騙局?

                  今天,就讓我們從賈老板的神級操作開始盤,了解這件事的同時,你也會看到這場正在到來的新能源造車陣痛期里,其實每個人都很“慌”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01. 賈老板與FF的困局

                  ,”

                  賈老板是如何“出國”的,相信大已經基本都有所了解。

                  這個從鄉下小會計一路廝殺到資本鏈頂層的男人,在2017年樂視帝國崩塌欠下天價債務的同時,又能“順利脫身”去往美國。

                  而在美國“專心”造車的這些年,賈老板也憑著FF成功圈了不少美國資本家的錢,這通操作被網友們那是一番表揚。

                  畢竟這年頭,不騙窮人錢的“騙子”真不多了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但因為賈躍亭的一身爛賬,導致FF一直陷入各種困局,債務、債權人、技術產權、資產,都是一團亂麻,沒點兒經濟學常識都盤不明白。

                  所以社長今天先按時間線,給大家簡單捋一下賈老板和FF這段時間都做了什么。

                  2017年12月13日,賈躍亭正式出任法拉第未來公司CEO,但21個月后,就被迫辭去職務,但這一步棋,是為了實現個人債務的破產重組。

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10月11日,賈躍亭向美國法庭申請個人破產重組,開啟債務“清零”的神操作,簡單說就是把包括FF在內的全部資產以債權人信托的方式轉讓給債權人,該信托將由債權人委員會和信托受托人控制和管理。

                  歷經七個月的談判,賈老板勝利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畢竟比起不還錢,拿個FF的信托也算是個心里安慰。而賈老板這邊,雖然重新淪為FF“打工人”,但不止債務成功清零,還能讓所有債權人都馬不停蹄、竭盡心力地位FF站臺。

                  畢竟FF如果倒了,所有債權人就真的一切欠款清零了。


                  還是想感慨一下操作之牛逼。

                  而后賈老板也是一通示弱,還因為2021年10月美奇金投資發布的做空報告和2022年初與侄子的財務造假,一度被債權人們“擠出”權力中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可才不過半年,賈躍亭就將當時帶頭“逼宮”的董事長Sue Swenson和另一名董事會成員Brian Krolicki踢出局,重(xue)組(xi)董事會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在內部斗爭中大獲全勝的他,似乎可以安安心心帶領FF走上正軌。

                  2022年11月,FF董事會任命FF中國CEO陳雪峰為法拉第未來全球CEO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今年初的2023年CES(國際消費類電子產品展覽會)上,法拉第未來還帶著FF91參展,并給出了今年3月底開始量產FF 91 Futurist、4月初下線開啟交付的消息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要知道,此前做空報告里提到,FF的美國工廠一直處于“垃圾遍地、空無一人”狀態,內華達州工廠的項目相當于是徹底終止。

                  那么,車型要如何量產呢?

                  此外,FF還在去年10月31日收到納斯達克的違規函件,表示FF未能按規在連續30個工作日保持每股1美元的最低出價,自此陷入退市危機。




                  為了重新合規,FF普通股的收盤價必須在至少連續10個交易日內,也就是2022年10月31日~2023年5月1日內,達到每股1美元來重新合規。

                  雙重夾擊之下,FF四處奔走,尋找絕地求生的“救命繩”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02. 黃岡:破局人,還是身在局中?

                  ,,

                  2021年,FF全球CEO陳雪峰親自跑到湖北,與長江產業基金高層會面。

                  而在此前,FF已經在賈老板的努力下先后得到多筆融資,有消息稱其中就有珠海國資背景出手,就在市場不斷疑惑:究竟是誰一直在給賈躍亭錢的同時。

                  賈老板喊出一句:


                  FF91距量產就差最后1.5億美金!真的,信我一次!


                  于是,黃岡出現了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作為比鄰武漢市的農業大市,黃岡市地處四省交界,有六座長江大橋、附近三大機場、五大高速,同時背靠湖北省這個全國汽車產業鏈條幾乎是最完整、集群效應最明顯的省份,可以說是具有非常大的優勢可以幫助其補全工業短板。

                  于是,在這個全國各地都想乘著新能源汽車的東風,切一塊蛋糕到自己盤子里的時間點,黃岡也做出了許多努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2021年,黃岡市已經有汽車及零部件生產企業136家,其中規上企業108家,總產值100.6億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但任何產業鏈想要發展,都需要“巨頭”,而黃岡此前押注的,是威馬。

                  總投資202億元的威馬黃岡智能制造基地(湖北星暉新能源智能汽車有限公司),曾被被評為湖北省單項冠軍示范企業,規劃的年產量可達30萬臺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如果威馬能穩定成長成蔚來、理想這樣的銷量和口碑,那今天的黃岡就是賭贏了的合肥??!

                  但可惜的是,威馬不僅不給力,還打算像“牲口”一樣的活下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于是,想吃到新能源汽車產業升級紅利的黃岡,選擇接受親向它奔來的陳雪峰與FF。

                  這里,必須要提一句其中的“線人”——長江經濟帶產業基金。

                  當初陳雪峰來接洽的,就是這個長江基金,但那時業內盛傳的是,FF即將落戶的城市是武漢,而非黃岡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讓我們簡單介紹一下這位線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長江基金是在2015年12月30日由湖北省委、省政府發起的大型國有產業基金。

                  其中,省級財政出資400億元,并有多只母基金,總規模約2000億元,是國內單體規模最大的產業基金。

                  而且,這些年來長江產業基金已投資了許多新能源汽車產業,寧德、蔚來、吉利路特斯、威馬汽車等等,都能看到長江的身影。

                  很顯然,這筆基金最大的目的,是扶持湖北省的工業產業升級。

                  而武漢的產業升級早已初具規模,蛋糕給到剛在威馬“投資失敗”的黃岡,也在情理之中,但問題是。

                  法拉第未來,能撐起黃岡的未來嗎?



                  03. 法拉第未來的未來,到底在哪里?



                  這場仗的根源,在于法拉第未來,能否重組成功。

                  只要實現量產、開始穩步賣車,再通過吸引供應鏈企業落戶黃岡,就能帶動城市就業、工業產值穩步提升。

                  賈老板也能實現債務重組,還有可能從世紀騙子,到喬布斯級封神。

                  那,這場仗應該怎么打?

                  時間拉回到2006年,汽車行業真正的元祖級品牌福特汽車身負127億美元的巨額虧損。


                  當時出任福特CEO的穆拉利,提出了“集中焦點,簡化執行”,也就是業內著名的“One Ford”戰略。

                  福特或出售或停產旗下的各大豪車品牌,車型從97種迅速減少至30以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又為了遏止虧損開始了史上規模最大的債務重組計劃,當時他采取的措施是以較低的價格對債券和貸款投資者進行償還。同時,福特汽車信貸公司(Ford Motor Credit Co)還動用24億美元的現金及4.68億股的股份來實施債券回購計劃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一套組合拳下來,福特每年約節省了5億美元以上的利息支出,債務總額也減少99億美元,隨后紐約股市收盤時福特股價大漲16%。

                  此后業內一直對當時穆拉利大刀闊斧的改革贊譽有加,稱他是挽大廈于將傾的英雄。

                  可見,債務并不是壓垮企業的根源,人,才是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而賈老板,顯然是做不到“給你最好的疼愛,是手放開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至于現任CEO陳雪峰,作為賈老板“欽點”繼承人,上任至今雖然拉到了長江基金的支持,卻并沒有讓人看到“穆拉利式”的魄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FF仍然在股東之間周旋。

                  盡管多次融資,債權人在2021年上市時披露的股本比例仍高達68.3%,還令FF Top擁有1:10的超級投票權,以穩住FF Top作為重要股東的地位和信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一邊又與黃岡簽訂的是,“一份不具約束力的合作框架協議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甚至明明對此抱有很大希望的黃岡市政府,也不曾真正大肆宣傳、正面招商引資過。

                  也就是說,就連黃岡,都對項目能否落地抱有懷疑。


                  畢竟,FF累計虧損已擴大至33億美元,甚至在1月10日因12個月內未召開年度股東大會,而再次收到納斯達克交易警示函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在這場新能源大潮中,賈老板憑本事讓FF起了個“大大大早”,卻在一次次的跳票和債務中,越來越“慌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而同樣渴求吃到新能源汽車產業紅利的黃岡,盡管還沒有真“慌不擇路”到傻傻地直接給錢給地,卻也選擇寄希望于法拉第未來的未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畢竟,覆巢之下無完卵,產業傾覆與升級的機會就那么十幾年,合肥、武漢、廣州、宜賓大大小小、每座城市都在搏。

                  因為不搏,必定落后。

                  落后,就不是慌,而是“死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最后的最后,咱就是說,有沒有那么一種可能,是賈老板常在河邊走終于濕了鞋,其實黃岡就是為了騙他回國,讓他還錢呢?

                  畢竟,賈老板的IP地址,似乎已經定位到北京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而債主們的機票,買好了嗎?



                  文章素材與圖片來源于網絡,侵刪


                  點擊一下不錯過更多深度內容


                  黃岡能賭贏嗎?

                  亚洲情a成黄在线观看动|国产网红种子搜索|亚洲天天做日日做天天谢|久久久一本精品99久久K精品66